当代名人全意识(学)服务中心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871|回复: 0

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服务中心正名公告1号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7-10-22 11:43:04 |显示全部楼层

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服务中心正名公告(1号)



szta011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俄华智库  中国芬笙山人工作室(宣)




一带一路丝路之歌



1-3.jpg



112.jpg



当代世界:名人伟人“封神榜”


  关于“一带一路”世界首席执行官(CEO),名人“俱乐部”的正名公告。有诗为证:

《当代伟人之歌》/长江后浪推前浪/前浪推到沙滩上/万古圣贤今何在/“丝路”惠民到全球。  

  全人类不管国王奴隶或高官平民,都极其脆弱。生老病死自然规律,说到底没贵贱之分,都是宇宙细沫粉尘,地球匆匆过客。只拥有微不足道的,客居于某国、某地、某家的权利,与短暂瞬间,不超过百年历史的人生。然后一切都没了,因此没有必要迷恋于,身外一切多余俗物。如:金钱、地位、美女。更不需要任何不负责任,不切实际,害人无意义的幻想、过程与结果。如:用美元、美军、美债控制中国,独霸全球等。

  当代能做为正能量,彻底改变与决定全球形势、命运的大格局。为“一带一路”全人类安定、和平、幸福与发展,做出贡献的世界强人、富人、伟人、智人、恶人与狂人的名人榜。如下:

  一 世界强人:西方与美国的CEO。

  二 世界富人:互联网CEO;人工智能CEO;“一带一路”基础建设CEO。

  三 世界名人伟人:欧洲:默克尔、特雷莎·梅、马克龙;美国:特朗普;俄罗斯:普金;中国:习近平;印度:莫迪;日本:安倍。

  四 世界智人:欧洲智库、美国智库、俄华智库。

  五 世界和平之父:特朗普、普金、习近平;

  六 世界和平之母:梅拉尼亚、默克尔、英女王、特蕾莎.梅、彭丽媛;

  七 世界和平使者与伟人:奥巴马、默克尔、习近平、普金、特雷莎·梅。

  八 世界文化伟人:欧洲文化、俄华文化、印度文化。

  九 世界执政党伟人:欧洲执政党、美国执政党、俄华执政党。

  十 世界信仰与宗教伟人:欧美信仰、俄华信仰、罗马教宗、全人类的共同意识(中西方全意识的平等、自由、同命运)、共同信仰(中西方全意识的平等、自由、同宗教?如:耶稣十老子;或耶稣十老子、耶稣十释迦牟尼十穆罕默德?!)

 十一 世界人口伟人:印度、中国、欧洲。

 十二 世界经济伟人:欧洲、美国、中国、日本。

 十三 世界“恶人”:暂缺。

 十四 世界战争“贩子”或狂人:暂缺。

  说透了人生只是一场戏,只有暂时没有永恒,局限于现在,与未来存在的个人意识。包括国家命运,历史事实就是你唱罢,我上场。归根结底是说,怎样寻找一个人,一件事、一种精神、一种定位、一个家。从大的方面说,怎样容许我们,在茫茫人海、大千世界中,寻找一个模式、一种思想,一种安稳、和谐、稳定、共赢;没有战争、难民、恐袭与痛苦的地方。可以让人民定下心来,安居乐业,人马平安,寄托身心命运的乐土。如:习近平领导下的当代中国与中国梦。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让全世界人民看到和平幸福与希望。并让这种精神,千秋万代永远传承下去,得到永恒,这就是中国人所谓的安身立命。

  安身指肉体,立命指灵魂。从本质上讲,人类整体每个个人肉体,与灵魂二者,都必需得拯救与安顿。如:让每个人都有吃有穿、无忧无虑,和平发展、人马平安、安居乐业等。我们根本不需要,上世纪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,背景形式下的中西方热战、冷战。如:欧洲两次世界大战;1945到1992年的美苏“冷战”;苏联解体后,美元、美军、美债的,美国欺压中国与世界;“炮舰”,舰母、飞机等,所引起的难民,恐袭与战乱等。

  我们追求全人类一个境界,它可以让我们,全心身地为之工作、学习、安身立命。无怨无悔,直到生命永恒。习近平所提倡的三新思想,“三新”精神,“三新”方案与中国梦,就是我们的目标。需要世界所有强人,如:特朗普、普金、习近平、特蕾莎.梅、马克龙、默克尔、莫迪、安培等;各国执政党,如:欧美俄华等执政党。团结起来,共同奋斗,为全世界人民争和平、谋幸福。把全球建成,和平、发展,全人类同命运无恐怖、恐袭、无难民、苦难,只有富强幸福生活的伊甸园。

  全球、全人类的全意识啊!我爱你们,必给你们以尊贵,与无上荣耀的无限荣光。伟大啊!全球、全人类的全意识,阿门!


                    俄华智库  中国芬笙山人工作室2017、10、20于中国福清市



附1:地球, 一个蓝色的光点


  引用《读者》2018.10(5月下),文:天文学令人谦卑

1990年2月初,当“旅行者号”探测器正接近太阳系边缘时,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卡尔·萨根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建议,不妨让“旅行者号”转一下身,拍一张太阳系 “全家福”。地球在发回的照片中,仅仅是一个光点——“暗淡蓝点(Pale Blue Dot)”,这是萨根别具深意的首创词语,特指从太空中遥望地球所见之形象。关于这个光点,萨根说过下面的话。

  看看那个光点,它就在这里。这就是家园,这就是我们。你所爱的每一个人,你所认识的每一个人,你所听说过的每一个人,以及曾经存在过的每一个人,都在它上面度过他们的一生。我们的欢乐与痛苦聚集在一起,数以千计自以为是的宗教、意识形态和经济学说,每一个猎人与粮秣征收员,每一个英雄与懦夫,每一个文明的缔造者与毁灭者,每一个国王与农夫,每一对年轻情侣,每一对父母,满怀希望的孩子、发明家和探险家,每一位德高望重的教师,每一个腐败的政客,每一个超级明星,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圣人与罪犯,都在这里——一个悬浮于阳光中的尘埃小点上生活。

  在浩瀚的宇宙剧场里,地球只是一个极小的舞台。想想所有那些帝王将相杀戮得血流成河,他们的辉煌与胜利,使他们成为光点上一个部分转眼即逝的主宰;想想这个像素的一个角落的居民,对某个别的角落几乎与其没有区别的居民,所犯下的无穷无尽的残暴罪行,他们的误解何其多也,他们多么急于互相残杀,他们的仇恨何其强烈。我们的心情,我们虚构的妄自尊大,我们在宇宙中拥有某种特权地位的错觉,都受到这个苍白光点的挑战。在庞大的包容一切的暗黑宇宙中,我们的行星是一个孤独的斑点。由于我们的低微地位和广阔无垠的空间,没有任何暗示,从别的什么地方会有救星来拯救我们脱离自己的处境。

  地球是目前已知存在生命的唯一星球。至少在不远的将来,人类还无法迁居到别的地方。访问是可以办到的,定居还不可能。不管你是否喜欢,就目前来说,地球还是我们生存的地方。

  有人说过,天文学令人感到谦卑并能培养个性。除了我们小小世界的这个来自远方的图像外,大概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可以揭示人类的妄自尊大是何等愚蠢。对我来说,它强调说明,我们有责任更友好地相互交往,并且要保护和珍惜这个淡蓝色的光点——这是我们迄今所知的唯一家园。




(摘自《暗淡蓝点:探寻人类的太空家园》一书)



附2:美国人的狼和羊

编者:山下美智子

如果中国是“冤大头”,美国是只狼,中国人就是美国人心目中,最大、最好、最理想的肥羊。为此中国人,从1949年到2019年,整整为美国人“好辛苦”地当了七十年羊!

但中国已经存在五千年,美国却只有三百年,因此这只美国狼太年青“不懂事”;也因此美国国会、政府与智库的全体人,显然有了“神经病”,全部“中毒”,入了心囚!嗨,美国人!

心囚

    选自《读者》2018.16,作者:倪匡

去年,在夏威夷街头,我看到一些行为艺术家在创作,作品极精彩。其中有一件,是一个人在一张大网中挣扎。看他的样子,是想从那张网中挣脱。其实那张网的网眼十分稀疏,网中人完全可以一步跨出,但他却在不断挣扎,形象生动至极。我一看,是心囚。

我恍然大悟。这个人在网中拼命挣扎,他想要挣脱的,并不是外在的、有形的网,而是他心中那张无形的网——那才是将人紧紧束缚住的网。

真正能把自己从心囚中解放出来的,大约只有两种人:一种是视网如无物,天性洒脱之人;一种是破釜沉舟,有狠劲的人。

狼群与羊群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选自《读者》作者:拉·封丹(法)

在长达千年的争斗后,狼和羊终于握手言和了。这对双方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。要知道,尽管狼吃掉了一些迷途的羊羔,但牧羊人也没少穿用狼皮做的衣裳,因此可以说打了个平手。为了表示诚意,双方交换了“人质”,羊交出牧羊犬,而狼则送出了狼崽。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间小狼已经长大,它们个个嗜血成性,背着牧羊人咬死了许多羊羔,并叼着跑回了森林。作为抵押物的牧羊犬因相信了狼的花言巧语,在睡梦中被狼撕扯成碎片。

和平值得珍視,但与不讲信义的人只能针锋相对,绝不能被假象所迷惑。

那嘎其和他的草原狼

选自《读者》2018.16作者:艾平,张建中摘自《光明日报》2018.6.8

狼岛的主人是一位牧民,人们都随着草原上的孩子们叫他那嘎其。那嘎其在蒙语里是舅舅的意思。那嘎其是孩子们的舅舅,也是草原上所有生灵的舅舅。善良慈悲的那嘎其,在狼岛上救助收养了一只又一只草原狼。

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,那嘎其的牧场来了个放马的小伙子,从怀里掏出个黑乎乎的小东西,递到那嘎其的手里,原来这是一只在草原上捡到的小狼崽。年轻人不会养育这个长生天交给他的小生命,打听到附近只有那嘎其是有经验的人,便抱着一线希望,把小狼崽送来了。小狼崽湿漉漉、热乎乎的,胎毛还没有被母狼舔干,闭着眼睛,不停蠕动。那嘎其抱着小狼崽,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刚出生时的样子,想起了小马驹落在草地上打滚儿的样子。

那嘎其知道,狼是草原食物链上的大王,控制着食草动物和啮齿动物的数量,有狼,植被就不会被啃光,草原就不会沙化。那嘎其年轻时经常看到狼从自己家的蒙古包前走过。狼轻易不会偷牧民的羊吃,只有当它们的崽子瘦成了瘪瘪的皮口袋时,大狼才会抽冷子咬死一只羊,撕碎了吞进肚子,回到了狼洞里又吐出来,给它的孩子们吃。狼只有在复仇的时候,才会一次咬死很多羊。所以,被狼猎走一两只羊,牧民往往假作没看见,随它去了。狼也懂事儿,一旦有了出猎的力气,就会跑到远处去捉野兔、黄羊、狍子什么的来果腹,尽量不伤害附近的羊群。百代千年,游牧人就是这样与草原狼同在的。

那嘎其知道母狼分娩时要是发现有人威胁,就会把自己的新生儿吞到肚子里,这是狼慌张之中的行为。狼是反刍动物,它的胃一次可以装十五斤肉,在它的经验里,吞进肚子就是保护。可是,当它吐出装进肚子里的小狼崽,挨个舔一舔、闻一闻之后,才发现自己的孩子成了一坨坨不会动的肉。它懵了,继而完全崩溃,一遍遍绕着那些幼小的尸体哀嚎,那长长的悲声,在草原的夜空里缭绕,会把每一颗心刺痛。那嘎其想,这只小狼崽,应该就是妈妈被人袭击时来不及吞掉的。

那嘎其用细海绵包上纱布,揩净了狼崽身上的羊水和胞衣,揩干净了小狼崽眼睛上的粘翳,然后用棉签蘸着羊奶往狼崽的嘴里滴。那个不幸又万幸的小家伙睁开了眼睛,活了。小狼崽每次拉屎之后,母狼都会用舌头舔净它的肛门,这样小狼崽的肛门才不会发炎,保持排泄顺畅。小狼崽半个月大时,差不多每小时吃一次拉一次,那嘎其不仅要给它喂二十多次奶,还要用棉签给它擦二十多遍屁股。那嘎其累得血压上来了,眼睛也出现了黑眼圈。几个月过去,那嘎其的腰带紧了一回又一回,狼崽却长成了一个十足的害人精。稍不注意,它就把屋里弄得乱七八糟,还随处撒尿,见了肉就一口吞掉,然后躲到旮旯里吐出来咀嚼,弄得满屋子恶臭。它喜欢冲着一切长着毛的东西示威,冷不丁就把邻居孩子的翻毛靴子撕个口子,还常常在半夜三更莫名嚎叫,简直成了小区的公敌。那嘎其只好带着这只小狼回到草原常住。

因为养活了这只小狼崽儿,那嘎其成了草原上的传奇。不久,公安干警送来了第二只狼。那是一只骨瘦毛长的半大母狼,它脖子上勒着一个粗粗的铁丝套,尾巴断了半截,一个牧民在打草的时候,截断了套子救了奄奄一息的它。它不吃,也不喝,有气无力地低吼着,那嘎其试着把一只小狼崽放到它的笼子里,它才渐渐地平静下来。

当收容的狼达到七只,那嘎其着实难以招架了,想过把它们放归自然,可又担心没有食草动物可吃,便倾其所有,在这个无名小岛上为他的狼建了一个家,无形中自己也就成了一个养狼专业户。冬天的草原达到零下40度,那嘎其的风湿症发作,浑身的骨头缝里仿佛有一把把刀子在游走,疼得直不起身子,他就那么一天天忍着,在雪地里打桩子盖狼圈,到屠宰场收购肉类下脚料喂狼。

那嘎其救助的那只狼崽长大了,出落成一头高大英俊的公狼,眼光如火,毛皮发亮,仰天一嚎,四野震荡。那嘎其说,要是在过去,它能当个狼王。在狼圈铺水泥地面的那天,它被放进一只叫蝴蝶迷的漂亮母狼的圈里,因此得名水泥。后来,蝴蝶迷分娩出六只小狼崽。水泥日夜守在圈门外,保护着妻子孩儿。不过和在荒野中不同,它的保护显得毫无意义。母狼在圈舍里坐月子,饲养员要给它送食物,要关注其动向变化,就是说母狼和狼崽并不是隐于黑暗洞穴,而是曝光在人类面前。那母狼因此时时紧张恐惧,它紧缩着身子,死死护着狼婴儿,与人类的世界眈眈相向。在圈外徘徊的水泥每一次试图进圈与婴儿亲近,蝴蝶迷总是反应过激,上去就是一口,吓得水泥赶紧退出。那嘎其赶紧把水泥归拢到了隔壁的大圈里。

大圈里的少年狼群,已经通过厮杀磨合,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,它们臣服于一只叫美丽的公狼为君。水泥进来了,开始环圈撒尿,宣誓占据此地。那美丽岂是善罢甘休之辈,没等水泥的尿液蒸发,就已经叼住了水泥的后腿开始拼杀,接着群狼一拥而上,反击侵略者之战爆发了。那嘎其手持一根粗木棒,一边吆喝,一边拨开水泥身上的群狼。这时候再看水泥,旧伤痕上又添新伤痕,最终只得将它单独囚禁——那嘎其把水泥的笼子放在蝴蝶迷的对面,以抚慰水泥受伤的心,同时保持这一家之间的亲情。

狼岛的狼是那嘎其一只只亲手养大的,那嘎其进入狼圈的时候,它们簇拥在那嘎其身边,亲昵地闻闻那嘎其的脸颊。那嘎其抚摸它们的时候,它们恭顺而陶醉;那嘎其用一个木棍子驱赶它们的时候,它们也不反抗。然而要是那嘎其刚洗了澡,使用了一点护肤品,或者换了一件新衣服,那就不然了,这些狼立马像反目为仇的杀手,毫无情面地袭击那嘎其。那嘎其的手上、胳膊上、脚上,落下了一个个伤疤,这都是他的狼宝贝所为。

那嘎其虽然疼痛,还是感到宽慰,他认为这恰恰说明这些草原狼还没有失去野性。

后来,那嘎其雇了一台有苫布的卡车,拉着他的狼往草原深处走,一直走到贝尔湖畔,把狼放下,而后快速往回开。当他开了300多公里回到自家牧场,一下车,就发现坏了,不远处的夜色中浮现着一对对绿色的小星星,正是那一群狼的眼睛。

那嘎其心里满是怜惜,也有些担忧。自然环境中有了充足的食物,这些草原狼才有可能生存下去。尽管它们都是那嘎其的狼宝贝,然而他明白,它们属于草原,它们最终应该回到自己真正的家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当代名人全意识(学)服务中心 ( 闽ICP备16002851号 )

GMT+8, 2019-10-16 01:08 , Processed in 0.073661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